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白小姐彩图 > 文章内容

贫嘴不是艺术 2013-03-15《今晚报》 作者:陆士华

作者: admin 来源: 未知 时间: 2016-10-10 阅读:

  老相声讲究“说学逗唱”四门功课,新相声发展了,多了一门功课,成了“说学逗唱贫”。“贫”者——贫嘴也。

  “贫嘴”的“贫”就是话多、不值钱。它当然不是本事,更不是艺术。贫嘴也能贫出乐子来,但贫嘴的逗乐不是幽默,起码不是真幽默。真幽默出自智慧,出自生活,因而耐得品味。而贫嘴不含智慧,它简单、粗俗,从语言技巧上看,没啥技术含量。在相声里使用得多了,就令人感到贫嘴贱舌。

  贫嘴最突出、最明显的一个特征,是十分容易复制,可以不断重复。你听到一个幽默段子,想仿造一个是很难的。贫嘴则相反,因为“贫”嘛,所以不值钱。比如相声里乙说“我祝愿……”甲就说“哪个医院?”就是典型的贫嘴。语言畸用的这一套方式,孩子鹦鹉学舌一听就会:“我感激……”“啊?你到哪儿赶集?”“我谢谢……”“你想歇歇?”推而广之也很容易,比如成语:“天尝地酒,食全食美,牙口无炎,有痔不在年高……”照此唐诗也不难:“床前明月光,我逮黄鼠狼。”“日照香肠生紫烟,一摸兜里没有钱。”这类语言糟改,早被人们所厌烦,已被人们过。这叫什么?这就叫贫嘴,你总不能把这叫作艺术。

  贫嘴当然还有别的样式,《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》有一段经典对白属于另一类型贫嘴:“你们厂夜班费6毛钱,我们厂夜班费8毛钱。我上一个夜班比你多挣2毛钱,我要上一个月夜班就比你多挣6块钱了。看起来是这样吧?其实不是这样。问题出在夜餐。你们厂一碗馄饨2毛钱,我们厂一碗馄饨3毛钱,我上一个夜班才比你多挣1毛钱。我要是一碗馄饨吃不饱,再加半碗,我上一个夜班就比你少挣5分钱……”这类“逗贫”也很容易仿制。反正贫嘴不难,难的是一辈子贫嘴,因为到那时候就没人愿理你了。

  在相声里,也并不是一点儿贫嘴都不能有。你可以把它当作小菜,但不能把它当大菜或主菜。“说学逗唱”四门功课,连传统相声都没有把贫嘴算在“逗”的本事内。

  为什么现在相声里尽耍“贫嘴”?当然与创作乏力分不开。马季曾一针见血地说,相声创作不出好作品,就是因为演员不深入生活。创作而无生活根基,就如“桌子底下劈柴”——怎么使劲儿?马季甚至劝徒弟说:“你们坐在屋子里编的东西好不了,你实在没处去体验生活,就搬一小马扎坐马牙子上看上半天也行,要怕人认出来戴一墨镜。”有些相声演员口气很大,声称一两天就能写出一个作品来,你看他一天到晚拍电影呀,当主持人呀,赶场子呀,尽鼓捣挣钱的事,他哪来的灵感,哪来的生活底蕴?他不靠贫嘴怎么能胡噜过去?所以,当今的相声,大多是“坐在屋子里编的东西”,连“坐马牙子上看上半天”看出来的都少。

  有这样的观点,以为只要是草根演员演的节目就是接地气的节目;或者以为只要是土的,出自老百姓的节目就是接地气的节目。这岂不片面?什么叫接地气?是接生活,接实际,接时代,而不是接贫嘴,接粗鄙,接庸俗,不是把酒桌上或网上的笑料搬到舞台上就是接地气。地气被庸俗化了,贫嘴也就难免会大行其道。

  贫嘴不是艺术。你就是给它配上假笑,配上假掌声,配上“噫——”也不是艺术。

上一篇:439c836699jpg 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阅读